知识分子阶级属性认定的艰难历程

余广人 冀一兵


  1995年,季羡林先生在谈及中国知识分子的境遇时说:“干知识分子这个行当是并不轻松的,在过去的七八十年中,我尝够了酸甜苦辣,经历够了喜怒哀乐。走过了阳关大道,也走过了独木小桥。有时候,光风霁月;有时候,阴霾满天。有时候,峰回路转;有时候,柳暗花明。金榜上也曾题过名,春风中也曾得过意,说不高兴是假话。但是,一转瞬间,就交了华盖运,四处碰壁,五内俱焚。”(季羡林:《朗润琐言》,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年12月版,第116页)
  当代中国相当一部分老知识分子的心态,折射出他们在旧中国和新中国的坎坷遭遇,以及中国共产党对待知识分子政策变化的深刻影响。
  追溯建国后党对知识分子阶级属性认定的艰难历程,记取经验教训,对于实现科教兴国,乃至民族复兴,无疑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正误交织:建国初期对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双重认定
  

  这里所说的建国初期,是指中共党史上通常所说的前七年,即1949至1956年。在这一时期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有一个十分突出并起着决定性作用的问题,那就是关于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认定的两重性,即一方面认为知识分子属于工人阶级或劳动人民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又从世界观问题出发认为其是资产阶级的。这种认识的两重性,有时交织在一起,有时则是某一方面占据了明显的主导地位。
  知识分子的阶级属性,毛泽东在建国前夕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说:“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要求我们党去认真地团结全体工人阶级、全体农民阶级和广大的革命知识分子,这些是这个专政的领导力量和基础力量。”(《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36—1437页)在这之后不久,周恩来在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中也说:“文艺工作者是精神劳动者,广义地说来是工人阶级的一员。”(《周恩来选集》上卷第349页)他还把民主革命时期解放区的广大文艺工作者和国民党统治区的革命文艺工作者,看作是工人阶级的组成部分。
  在1950年8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对知识分子阶级属性作了这样的判定:“凡受雇于国家的、合作社的或私人的机关、企业、学校等,为其中办事人员,取得工资以为生活之全部或主要来源的人,称为职员。职员为工人阶级中的一部分。”凡受雇于上述部门的高级知识分子,如工程师、教授、专家等,“称为高级职员,其阶级成分与一般职员相同”。根据这些规定,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毫无疑问属于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但是,对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这一认定,并没有得到一贯的重视。在随后而来的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中,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大约从1949年10月就开始了。在这一运动中,党对知识分子政策的主要内容是“团结、教育、改造”。在建国初期的特殊历史条件下,从巩固新政权和加快对新制度的政治认同方面看,这种政策有其历史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这一点必须给予肯定。但是,另一方面,从整个运动来看,这一政策比较明显地偏重于“教育”和“改造”,而突出地强调“教育”和“改造”政策的背后,隐含着这样一种思想倾向,即党内许多人从知识分子的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这一判断出发,实际上又将知识分子归入了资产阶级的队伍中。
  从这一判断出发,思想改造运动对知识分子采取了自我批判、群众批判、“洗澡”、“过关”搞运动的方式,使知识分子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违心之论成为知识分子检讨过关中的普遍现象。这场运动不但严重地损害了知识分子的公众形象,也伤害了知识分子对执政党的感情。这场运动结束后,对知识分子阶级属性正确的认定——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则没有人提了,而只剩下了错误的认定——是“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了。
  
  初试不利:知识分子会议上的努力受挫
  
  1955年,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即将完成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即将全面铺开,人们愈来愈感到新中国建设人才的匮乏,感到知识和知识分子的重要性。早在年初就有过召开知识分子问题会议设想的周恩来,11月22日向刚从外地回到北京的毛泽东汇报了有关知识分子问题的情况,并陈述了自己的意见。
  11月23日,毛泽东召集中央书记处全体成员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和中央有关方面负责人进行商讨,决定在1956年1月召开一次大型会议,全面解决知识分子问题;同时,会议决定成立由周恩来负总责的,有彭真、陈毅、李维汉、徐冰、张际春、安子文、周扬、胡乔木、钱俊瑞参加的中共中央研究知识分子问题10人领导小组,进行会议的筹备工作。
  1956年1月14日至20日,知识分子会议在北京正式召开。在京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及各省市负责人等共1279人参加了会议。周恩来代表中央在大会上作报告。他在报告中着重传达了毛泽东关于“向科学进军”的重要指示,充分肯定了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巨大作用,阐述了党对知识分子的政策等一系列问题。他在报告中强调指出:“我国的知识界的面貌在过去六年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们中间的绝大部分已经成为国家工作人员,已经为社会主义服务,已经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在谈到对待知识分子问题上存在的错误倾向时,尽管周恩来批评了宗派主义和麻痹迁就两种倾向,但他明确地说“主要倾向是宗派主义”,这种倾向“低估了知识界在政治上和业务上的巨大进步,低估了他们在我国社会主义事业中的重大作用,不认识他们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认为反正生产依靠工人,技术依靠苏联专家,因而不认真执行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周恩来选集》下卷第162—166页)周恩来的这些讲话,受到了广大知识分子的热烈欢迎。
  遗憾的是,由于当时在党的高层领导中,对于知识分子的属性尚未取得完全一致的认识,在这次会议结束后不久,2月14日正式下发的《中共中央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指示》中,“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论断,又降调到了“知识分子的基本队伍已经成了劳动人民的一部分”。8月30日的八大预备会议第一次会议上,毛泽东在谈到已入党的知识分子的状况时说:“这一百万知识分子,说他代表帝国主义不好讲,代表地主阶级不好讲,代表官僚资产阶级不好讲,代表民族资产阶级不好讲,归到小资产阶级范畴比较合适。”对于已经成为工人阶级先锋队成员的知识分子尚且作如此低调的估计,就难怪八大恢复使用原先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提法了。八大《政治报告》提出“要继续贯彻执行团结、教育、改造知识分子的政策”。《报告》所提出的仅仅是“运用”他们的力量,而不是“依靠”他们来“建设社会主义”了。1957年3月12日,毛泽东在《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又明确地说:“我们现在的大多数的知识分子,是从旧社会过来的,是从非劳动人民家庭出身的。有些人即使是出身于工人农民的家庭,但是在解放以前受的是资产阶级教育,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他们还是属于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毛泽东文选》第七卷第273页)
  同年4月30日,毛泽东邀集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谈话时,又强调: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就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旧的世界观只有一个,另外分不出什么小资产阶级的世界观。
  在毛泽东看来,知识分子中只有少数人,大约10%,属于马克思主义者;大多数人,约为80%,属于接受社会主义制度,但世界观还未彻底转变的人。
  
  步入误区:知识分子被视为与无产阶级较量的“异己”
  
  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错误认定,是与对阶级斗争形势的错误判断相联系的。
  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5月1日见报,5月15日毛泽东就写出了《事情正在起变化》的文章,发给党内高级干部阅读。文章说:“现在右派的进攻还没有达到顶点,他们正在兴高采烈。党内党外的右派都不懂辩证法:物极必反。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至于这样的右派有多少,文章说:“所谓百分之一,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的右派是一种估计,可能多些,可能少些。”(《毛泽东选集》第五卷1977年版第425、426页)6月初,一场反击右派进攻的大战,既在党内又在党外展开。被错划的50多万右派分子,无疑多属于各种类型的知识分子。尽管对绝大多数右派分子“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但其性质是铁定了的“敌我矛盾”。
  从此,以政治思想划分阶级有了先例,使阶级和阶级斗争失去了科学概念和客观标准,从而在经济战线上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后,又提出了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社会主义革命的错误命题。
  1957年7月,毛泽东在青岛召开的省市委书记会议期间说:“单有1956年经济战线上(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够的,并且是不巩固的。匈牙利事件就是明证,必须还有一个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转引自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七十年的历程和经验》第355页)
  这场政治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对象是谁呢?1957年9月18日《人民日报》社论中的一段话可视为答案。社论说:“原来的地主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原来的国民党军政人员,他们早已名誉扫地,更加没有反对劳动人民的资本了,在这种情况下,自以为还有反对劳动人民资本的社会力量,主要的是资产阶级的党派和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
  只隔一日开始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扩大)上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报告》,把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同资产阶级放在一起,认为“资产阶级,特别是它的知识分子,是现在可以同无产阶级较量的主要力量。”
  1958年5月5日至23日召开的八大二次会议,接受毛泽东同年3月成都会议提出、4月汉口会议加以论述的观点,宣布我国还存在着两个剥削阶级:一个是反对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被打倒了的地主买办阶级和其他反动派;一个是正在逐步地接受改造的民族资产阶级和它的知识分子。
  反右派斗争严重扩大化,思想文化界所进行的阶级斗争愈演愈烈,错误的过火的学术思想批判,拔所谓资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