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的清理阶级队伍

于峰华


清理阶级队伍时,批斗历史反革命的场面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两弹试验成功,打破了超级大国的核垄断,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提高了我国的国威军威。
  两弹试验成功,固然与被称为“两弹元勋”的科学家的奋斗密不可分,但,两弹毕竟是大科学,是一项系统工程,同时也倾注了第二机械工业部所有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工人、干部的心血。
  当时我所在的23安装工程公司(最先叫一○三公司)就是为两弹做出突出贡献的企业。根据国家发展核工业的规划,23公司于1958年在兰州成立。在此之前,公司的一部分职工曾参加过中科院原子能研究所的建设,重点建成了重水原子能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从而为我国原子能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
  23公司成立后,下设五个工程处。公司率领主力第三、第五工程处和一个机械加工厂赴戈壁滩建设酒泉原子能联合企业。酒泉原子能联合企业是我国最大的原子城。建厂初期,困难重重。没有房子住,就搭帐篷、挖地窝子;没有水喝,用车从玉门镇拉。粮食和蔬菜全部从外地运进。每逢冬春季节,沙尘暴接二连三,沙子打在人脸上,像刀割一般疼痛。三年困难时期,大部分人浮肿,几乎到了断粮的地步。就在这种艰难困苦面前,23公司职工以顽强的毅力和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与大自然争斗,用最快的速度,最新的技术,最好的质量建成了酒泉原子能联合企业,促使我国原子弹、氢弹提前试验成功。
  以后,23公司开赴西南建设大三线,我国第一艘核潜艇就是23公司进入大三线后的第一个杰作。改革开放后,随着向经济建设转移,23公司先后建成了上海金山化工厂,大庆30万吨乙烯工程,辽阳、泉州、安庆等大型石化厂。当时,这些厂的设备全由国外进口。与此同时,23公司又承担了秦山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岭澳核电站、连云港核电站及宇航员训练中心等高精尖工程项目的建设。从以上工程项目可以看出,23公司是一个能打硬仗,能啃硬骨头的国家队。
  23公司焊接各类不锈钢、高合金钢、特种钢;吊装大型设备;调试安装自动化设备的技术,迄今无出其右者。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职工素质高,技术力量雄厚的大型安装公司,在“文革”中,却遭遇了常人不可想象的劫难。
  1967年元月份,清华大学的一帮学生从北京带来了文化大革命的火种,点燃了酒泉原子能联合企业文化大革命的汹汹烈火。那火越烧越旺,越烧越猛。先是揪斗走资派,接着便是夺权,再下来两派相互攻击。最后,发展到了兵戎相见的武斗。在周恩来总理的苦苦相劝下,两派才联合起来。然而,好景不长,清理阶级队伍又马上开始了。各单位纷纷成立了群众专政指挥部。第一批专政的对象是各单位原先的领导。他们在文革初期,都称作“走资派”、“资产阶级技术权威”。在两派互斗的一年多中,他们算是逍遥了一阵子。此时,他们的罪名是叛徒、特务、三反分子、坏分子云云。被抓的人,统称为“牛鬼蛇神”,关押他们的地方就叫“牛棚”。刚开始,人们看到关进“牛棚”的“老牛”还感到好奇,纷纷围观。可时日不久,“牛棚”中关的人就越来越多了。“老牛”不仅限于领导干部,工人、技术人员都有。群专大会不时召开,每星期总有一、二次。此时,人们普遍感到害怕了。过了一段时间,军代表在群专大会上讲:“现在,有个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有人说,抓的人太多了。多什么?!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要团结两个95%,剩下两个5%,加起来,就是10%。我们要按10%的比例抓!”当时我所在的第三工程处是1500多人,担负着我国最大的原子能反应堆801工程的建设。虽说主体工程已完工,但尚有少量扫尾工程。同时,与之配套的后处理厂418工程也在建设之中。要按10%的比例抓,就得抓150多人,肯定会影响工程进度。当时,人们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因为灾难随时都会降临到自己头上。一到召开群专大会,一个个如丧考妣,耷拉着头,哭丧着脸,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大礼堂(平时的大食堂)蹒跚走去。当依次在大礼堂席地而坐后,神经一下都绷紧了,连粗气都不敢喘。一千多人的会场,连掉下针的声音都能听到。大会宣布开始后,群(众)专(政)总指挥用那老鹰寻猎物一般的眼光向会场一扫,说:“将——”(将字拖得很长)这时人们的心已提到了喉咙眼。“将现行反革命分子×××抓上来!”此时就有几个如狼似虎的群专队员马上扑过去,将被抓的人按倒,先从胸前摘去毛主席像章,再从其手中接过语录本,由两人把胳膊往后一扭坐上“土飞机”,再由一人上去把头发一揪,就押上主席台。接着就是“打倒×××,再踩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口号声。
  经过这一次次场面后,人们也开始学乖了。每次召开群专会之前,先把毛主席像章摘下来和语录本一起拿在手中,很多人剃去了长发,不管冷热都穿上老皮袄,以免被抓后皮肉受苦。
  抓了几次一般职工之后,又从群专队员中开刀了。昨天,你可能还拿着红缨枪抓人,今天,你自己又成了被抓的对象。这时,人们的胆子都被吓破了。群专队员原是军代表从所谓好同志中挑选出来的,现在还有谁是好人?
  我当时也是群专队员,明知自己无一点问题,但心中就是有一种说不清的害怕。一开群专会,吓得浑身打颤,腿肚子发软。要不是拿着那杆红缨枪当拐棍拄着,真有站不住的感觉。
  “牛棚”在不断扩大,被抓的“老牛”已超过了150多人,按军代表最初的说法,该抓的比例数已超额完成了。但,此时他们又说:“现在抓的,只是些浮在水面的小虾米,大鱼还沉在水下,要继续抓!”
  天哪!这到底怎么了?我们这是绝密厂,凡是进入二机部的职工,在入厂前都经过了严格政审和反复调查,连祖宗三代都查了个遍,并且当时我们的年龄都不大,据后来的资料披露,我们造“两弹”时的平均年龄只有35岁。大多数人是出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戴着红领巾、团徽长大的,迈出校门就进了厂门。年龄大一点的老师傅大多数是从部队转业的,绝大多数是党员。有的班组,全是党员,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班长就是党小组长。领导干部们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中有的是老八路,有的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从整体看,都是些苗正根红的人。“两弹”试验成功后,全国人民为之欢欣鼓舞,可我们那些亲自参加过制造“两弹”的人,却分享不到那喜悦,甚至人人自危,连头都抬不起。那时,每天晚上都召开“斗私批修”会。在那会上,除自己狠斗“私”字一闪念,积极主动求得别人的帮助外,散会后,还要和自己的同事个别谈心,让他帮着回忆自己曾经说过什么错话。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苦思冥想,回忆从记事起,自己有过什么过失。由于长期失眠,精神恍惚,吃饭不香,上班无劲。兄弟单位22公司二处的一名工人因受不了这种折磨,就在离我们食堂不远处的一个水泥库中上吊自杀了。
  自从派性升级后,于1967年6月29日和8月23日曾发生过两次全厂武斗。特别是“8·23”武斗,双方都死了人。武斗固然害怕,但,只要你不参加,或者躲开,总不至于受到伤害。而此时的精神压力,却能把人压得趴下。
  有一天,在群专会上,军代表说,“8·23”武斗的第二天,苏修对华电台广播说,中国最大的原子城发生了一次大武斗。从这一点说明,我们的队伍中有苏联间谍,要不然,他们怎么会如此清楚。
  于是,一个深挖苏联间谍的大网铺开了。23公司成立之初,中苏关系尚未破裂,有很多技术人员赴苏学习、进修过,部分工人也在苏联受过培训。此外,公司还有几名苏联留过学的技术人员。如此一来,这些在苏联吃过洋面包的人成了首先怀疑的对象。过了一段时间,怀疑对象又开始扩大。凡是无线电爱好者,自己装过收音机的人,自然也不会放过。
  群专会还在继续开,人还在继续抓。被抓人的“罪名”也越来越新鲜。我们的专业是无损探伤,因接触x射线和γ射线,每月享有15元的保健费。文革开始后,军代表发话,奖金和保健费都是刘少奇修正主义的物质刺激。从此,15元的保健费降到了7.08元。有一天,也是该当有事,我的一位同事叫了几个人,拿了卫生部50年代下发的文件,到安技科,说,根据文件精神,保健费是保证职工身体健康的。随便降低保健费无道理。这情况反映后,不知是谁做的主,保健费又恢复到了15元。没过几天,我的那位同事突然被抓,罪名是“资产阶级经济主义黑干将”。此时,被抓的人,已达到了170多人,占职工总数的11%以上。
  每次召开群专会,先是抓人,后是批判“老牛”。批判次数最多的“老牛”有三个。一是公司经理兼总工程师李延林;二是公司副经理诸明翰;三是一名姓徐的工程师。
  李延林,辽宁人氏,30年代毕业于奉天大学。在大学读书期间,加入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读书会”,为我党和苏联红军搜集日本人的情报。抗战全面爆发后,他和几个进步同学去延安。走到唐山一带,被日军抓获。幸好看管他们的伪军连长是李延林的堂哥,堂哥千方百计把他从虎口中营救出来,并画了一张去延安的地图让他带着上路。李延林是学理工科的大学生,到延安后一直在兵工厂从事技术工作。在此期间,他和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相识。解放后,他晋升为正教授级的高级工程师,负责国家重点建设项目的技术工作和行政管理工作。1956年,他率领一个安装工程处赴北京参加中科院原子能研究所的建设。我国首个原子能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在他的领导下顺利建成。期间,他解决了无数疑难技术问题,被周总理称赞为红色原子能专家。就是这样一位又红又专的专家,此时却被打成了“叛徒”、“特务”。每次批斗他,都要坐一次“土飞机”。为了坐“土飞机”时的方便,军代表授意将他的头发剃去,只留头顶一小撮。这一小撮头发被揪来采去,头皮与头骨脱了层,头顶肿得像盖了一只碗。后来,有人担心长此下去会出人命,头顶的那撮头发才被剃去。
  诸明翰,湖北沔阳人,解放前大学毕业,上世纪50年代在第一汽车制造厂任技术处长。按他的说法,管着百十来号工程师。我国核工业启动后,调23公司任副经理。他此时的罪名是“三反分子”,“三反分子”的由来是这样的:1963年,23公司在上海招收了一批学徒工。因当时原子城的建设尚未全面展开,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