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希圣是如何掩盖严重灾荒的

○ 尹曙生

 

  1960年2月19日至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真,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刘澜涛到安徽视察。省委几位领导建议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以省委的名义招待中央领导。曾希圣说,用公款招待不妥,周总理来安徽也没有宴请嘛(周总理于1958年2月5日至6日视察安徽)!曾希圣经不住几位领导反复劝说,只好同意。但是附带一个条件:省委七位领导自讨腰包,每人5元钱,共35元,要求食堂用这35元钱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来招待领导,不能动用公家一分钱。

  宴请开始时,曾希圣指着一桌廉价而丰盛的饭菜对邓小平等中央领导说,这是我们省委7位领导出钱宴请你们,没有用公款,你们放心吃好了。邓小平高兴地说:老曾啊!你这个办法好嘞。请了我们的客,又不花公家一分钱,就像当年在延安一样,要得啰!

  这则佳话,笔者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询问过当时出钱参与宴请的省委某领导,当时负责保卫、接待的省委秘书长、接待处长,省公安厅厅长、警卫处长,都是这么说的。史实确凿无误。近二十几年来这则佳话被国内报刊转载过多次。这些报刊转载的目的,是用它来对比今日用公款吃喝招待的不正之风,为党风廉政建设鼓与呼,用心良苦,值得称赞。不过也有人以此为例,借机来赞扬曾希圣是个廉洁奉公,两袖清风,一尘不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楷模;为他在1962年初的七千人大会上被解除省委第一书记职务鸣不平,就有些错谬了。

  邓小平一行离开安徽之后,中央领导接踵而至:1960年5月9日至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中央监察委员会第二书记董必武视察安徽;6月24日至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视察安徽;10月28日至11月2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陈云视察安徽。

  在这些中央领导同志密集到安徽视察的时候,也正是安徽人民处在极度艰难的时候,每天都有人被饿死、整死;大量饥民拖儿带女外出逃荒,流落城镇街头、交通沿线,死于中途者不在少数,整个农村呈现出的是"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情景。据1961年、1962年省公安厅两次反复统计,1960年安徽非正常死亡人员是210多万(详见《读曾希圣给中央的检查》,载《炎黄春秋》2013年第1期)。甚至出现大量人食人的现象(见《安徽特殊案件的原始记录》,载《炎黄春秋》2009年第9期)。由于以曾希圣为首的安徽省委的严密封锁,这些到安徽视察的中央领导都没有发现安徽问题的严重性,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帮助安徽省委拯救饥民,使安徽饿死人的情况一直延续到1961年下半年。而曾希圣不仅没有丢官,反而于这一年的10月兼任了因饿死人多而被解职的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同的职务。一人担任两省省委书记,在我党历史上没有先例。知道了这样的背景,还能对曾希圣宴请佳话高兴得起来吗?

一、使中央无法了解真实情况

  下面让我们从公安厅档案保存的警卫工作总结报告摘要中,来看看中共安徽省委是如何不让中央领导接触群众、了解真实情况,使他们两眼一抹黑的。这些警卫报告说:"对××的警卫,是在省委统一领导下进行的,成立了专门办公室,下设接待、保卫等组,由省公安厅厅长、省人民检察院院长、省人民法院院长和省委统战部部长分别担任组长。省公安厅抽调相应人员,分赴沿线路段,调查情况,采取安全措施,通过基层组织,监控坏分子,沿途每5至6公里有一名县委委员,每1至2公里,有一名区、乡党委委员负责,市、县公安局则分段包干,各负其责,进行保卫工作。对住地、参观点首长可能接触到的人员事先进行政治审查,保证绝对可靠。食品、卫生等均作周密部署,确保视察期间的安全。""对已经决定前往视察的地、市、县,事先通知,交底,提出具体要求,做到心中有数。对参观单位和晚会演出人员中有问题的人要妥善处理;对危险分子,要调整班次,或以下去劳动的办法,暂时调离;对一般复杂分子,由党、团员,积极分子夹起来的办法加以控制。""对中央首长要参观的合肥、淮南、蚌埠、马鞍山等16个较固定的单位,从中挑选1500名积极分子,来欢迎、接待中央领导;这些单位其他职工一律不准出现在领导视察的现场。""对首长乘车参观途径的地方,一切有碍观瞻的都要在首长到达前清除完毕"。这样严密的控制措施,中央领导怎么能了解到真实情况呢?

  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董必武副主席对安徽的视察。1957年,中央为了党的建设需要,成立了高规格的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由德高望重的朱德委员长和国家副主席董必武分别担任第一、第二书记,老革命家王从吾担任常务副书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法学家王维纲担任监委委员。董老这次到安徽视察,时间长(共10天),地域广,除合肥外,重点视察安徽饿死人最多的蚌埠、阜阳一些县的公社、河网化工地。因为他从中央监委那里接到不少安徽饿死人情况的人民来信,他要亲自来看看。安徽省委竭力不让他看到真实情况。省委书记处书记、省监委书记曾庆梅亲自挂帅陪同,负责警卫接待工作,省公安厅厅长邢浩具体执行。为了对董老全面封锁,不让他看到真实情况,沿途不准有浮肿病人和披麻戴孝的人出现。不准有新的坟头出现,如有,可以绕开,绕不开非经过不可的,或平掉坟头,平不掉的,用野草或树枝盖上。为了让董老相信安徽人民生活得好,在合肥参观江淮人民公社食堂时,有意将事先焖好的米饭放在簸箕里晾晒,给董老解释说这是社员吃剩下的米饭,为预防变馊而晾晒。实际情况是从1959年下半年开始,公共食堂就没有供应过米饭,而是杂粮、大锅清汤。董老在参观蜀山人民公社一个食堂时,看见食堂案板上放着米粉肉,炊事员说这是明天给社员吃的。事实是公社临时从肉联厂买来几斤鲜肉,拌上米粉放在案板上让董老看的。董老走后,米粉肉被公社、大队、生产队干部们分了。而董老接触的那些所谓公社社员,都是从大队、生产队干部和基干民兵中临时抽调来的。

1960年2月邓小平在安徽大学视察。左1为时任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


  尽管安徽省委采取各种措施封锁消息,不让中央知道安徽真实情况。但是百密一疏,还是有一些人民来信不断送到中央领导人手中。就在邓小平一行人来安徽视察前后,周恩来总理收到一封人民来信,反映安徽和县、无为县群众被饿死。周恩来总理将人民来信转给曾希圣,并附上自己的亲笔信:

  希圣同志:

  转上一信,请阅后派人前往两县一查,也许确有此事,也许夸大其辞,但这类个别现象各省都有,尤其是去年遭灾省份更值得注意。主席在批转山东省六级干部会议的文件上,也曾着重指出这一点。请查后复我一信。

  周恩来 一九六○年三月二十九日

  无为县在1959年因为饿死人,省委书记处书记张凯帆去调查处理,果断解散食堂,调拨救济粮,制止五风(共产风、浮夸风、瞎指挥风、强迫命令风、干部特殊化风)再刮。为此被曾希圣告上一状,受到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的点名批判,为此张凯帆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被牵连的有几十万人,一时间,安徽批判右倾机会主义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把左倾冒险主义推向极致。1962年2月9日,曾希圣在七千人大会上第二次检讨时说,"1959年6月(张凯帆到无为纠正五风的日子),安徽农村非正常死亡已经发生。如果无为县盖子早揭开,从中吸取教训,安徽的问题就不会那样严重。"

二、调查与反调查、封锁与反封锁的斗争

到安徽视察的中央领导没有发现安徽问题,但是中央监委不断收到人民来信,反映安徽饿死人的问题很严重,于是决定派人调查。一场调查与反调查、封锁与反封锁的斗争在中监委与安徽省委之间开展起来了。1960年4月,中监委第一次派出审查处处长刘力生和信访科长张珉到安徽省潜山县了解群众生产、生活情况;8月派出张珉、曹思恒到饿死人比较多的宿县、萧县、全椒了解群众生产、生活情况;11月派李海到阜阳地区临泉县了解人口外流情况。由于在省委的统一部署下,各地、市、县委严密封锁,他们只能了解到局部不完全的情况,和人民群众在来信中反映的情况差距很大,中监委感到必须派出强有力的调查组到安徽调查,才能彻底弄清真相。尤其是一封署名"石求明"的人民来信引起中监委的高度重视。这封信这样写道:

  中央并主席:我打消了个人得失的念头,确立以党和人民的得失为重,才决心反映凤阳县去冬今春人口大量死亡的情况,据我所知的三个公社的四个庄子的人口死亡情况是相当惊人的。一个死亡占5%,一个占11%强,一个占15%,一个占20%多……在死人最严重的时候,有的村子一天死5至6人,有的村子几乎无人了,跑的跑,死的死。我亲眼看到,在我们临淮关上的招收(收容)起来的被人丢弃的儿童约三四百人,死有一百左右……

  石求明1960年端阳于临淮

  1960年端阳节是阳历5月29日。石求明真名叫张少柏,当时为凤阳县委办公室主任,是一位对人民群众怀有深厚感情、忠诚的共产党员。当时在安徽写这样的人民来信,被发现都作为反革命信件查处,写信者是要冒坐班房风险的。他为了不被查出,在书写时,不按笔画顺序,而从下往上倒着写,一共写了两封,一封派一个小公务员拿到蚌埠发出,给他几斤粮票、几块钱作为报酬。一封自己投入临淮关邮局。从蚌埠发的那封信,被公安局扣留,从临淮关邮局发的信顺利发出。省委得悉蚌埠扣留的信的内容后,曾庆梅指示公安厅派人到蚌埠领导破案。公安厅指派三处处长带领2名笔迹鉴定专家赴蚌埠,省、地(那时蚌埠市、宿县、滁县归蚌埠专区)、县三级公安机关抽调30多名干警破案。由于书写者隐蔽得好,而没有被发现。专案组也多次怀疑是张少柏作案,但关键是笔迹鉴定不符,为此,由省公安厅技侦人员对张少柏住处、办公室进行了秘密搜查,没有发现其它线索,只好作罢。

  张少柏的这封人民来信促使中监委派出庞大的调查组到安徽调查饿死人情况,领队的是中监委委员、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王维纲,还有中央组织部、中央政策研究室、共青团中央、农业部派出的得力干部共20多人,于11月23日到达合肥,先听省委汇报,然后参加地、市、县委书记会议,会议结束后,分几个组,分别到蚌埠、阜阳、芜湖、安庆调查。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省


E_mail:yanhcq@126.com